飛鳥

▼請按播放聆聽語音解說

 

解讀Eric Bonte的玻璃雕塑,第一個感受到的關鍵字是「自由」。藝術家說:「我喜歡玻璃藝術創作是自由的,讓自己被玻璃材質帶著走,用玻璃引發創作的機會,跟隨它想像、扭轉、創造。」創作時,Eric Bonte先依材料的意志,流動成形,接著再依其形狀,賦予精神和創作。在一切未可知的創作過程中,融入藝術家的想像,賦予作品全新的形態、張力和意志。

玻璃是少見能與光互動的材質,作品《飛鳥》靈活運用玻璃雕塑的可塑性,在半透明、透明和不透明之間,同時展現有光、無光、半透光之間的舞蹈,令人驚豔。原來在透明到不透明之間,還有如此豐富多樣的表現存在!

在中國水墨畫中有「墨分五色」一說,可是Eric Bonte作品是將「透明」分成多色,透明沒有色彩,但是在不同的層次裡面,卻有著無窮無盡的色彩呈現。

而Eric Bonte的「自由」不僅僅只是形態的、色彩的自由,更多的是意識的自由。

雖然作品名為《飛鳥》,但藝術家說,這同時也可以是象徵一個無形的、抽象的思考的存在,是一片紗、一片霧,是思想的流動,是詩歌,是舞蹈,亦或是一場多辯哲思的旅程,一個飛逝的念頭,甚至可能只是一場夢。

回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