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忠義傳家,以情義待人

關於寫「字」這回事兒:三個愛寫字的男人

智慧型手機、電腦、I-PAD,科技掛帥的二十一世紀,人們已經很少寫字,而是習慣「打字」。但有三個特別愛寫字的男人,他們不但愛寫字,而且還堅持必須用「毛筆」寫字,特別是在過年的時候。

以忠義為傳家之寶

星雲大師的雙眼因鈣化,視力所剩無幾,因此每每寫字,必須一揮而就,否則失去方向,便無從下筆。一提一按、一捺一勾之間,筆筆相連、一氣呵成,雖說是無心插柳,卻也形成了大師獨有的「一筆字」風格。

星雲大師的一筆字已巡迴世界達上百場,一位倫敦的觀眾看完展後說:「星雲大師的字看起來像是藝術,認真了解字的含義之後覺得很美。」

星雲大師一筆字常設展,位於佛陀紀念館的藏經樓展覽館,2018/02/16-03/18,8:00-20:00

你們不可以看我的字,但可以看我的心

星雲大師出生在貧窮的家庭,從小沒有進過學校,進寺廟後,連飯都吃不飽,更別說買紙筆。因此,即使今天「一筆字」廣受信眾們喜愛,但星雲大師還是經常對人說:「你們不可以看我的字,但可以看我的心,因為我還有一點慈悲心,可以給你們看。」

從二○○七年開始,星雲大師開始以生肖為主題,每年寫一幅春聯墨寶,以一句話來勉勵、提醒與祝福,和所有信徒結緣,今年二○一八年,剛好屆滿一輪。

在二○一八戊戌狗年,星雲大師給大家的提醒與祝願是「忠義傳家」。其意義為:「世間最可貴的情操是忠義,人我有情義,天地有正義,社會有仁義。我們要明白忠義、感謝忠義,實踐忠義,以忠義為傳家之寶。」

心有靈犀一「字」通

像是有默契似的,在二○一八狗年,張毅親自定下「情義」二字,以《嚮往一個情義世界》為作品主題,希望能夠深深提醒,在今天變化快速的世界裡,人與人之間,不要忘記信任、溫暖、感動,這些「情義」是極其珍貴的愛與情感。

琉璃工房創辦人張毅也愛寫毛筆字,琉璃工房的工作室、狗年作品的「情義」二字,皆是張毅親自揮毫的書法。當今年揭曉星雲大師所撰寫的墨寶為「忠義傳家」時,張毅的臉上則浮現一股神秘愉悅的笑容。

愛筆愛字之人,上至皇室,下至文人雅士

無獨有偶的,有「寫字」這種特殊愛好的,還有另外一個家族:愛新覺羅。據聞從康熙留傳到乾隆依然不變的傳統,就是每年元旦頭一件事,必是寫毛筆字。除夕夜剛過十二點,皇帝在眾人的簇擁下,移駕東暖閣「開筆」,開筆寫的字可不能亂寫,必得一個「福」字,代表一整年人人充滿福氣,然後贈送子孫與大臣,祝禱來年風調雨順。

不會寫毛筆?那就送筷子吧!

新年揮毫、張貼春聯,除了增添新年的氣息,也是祈願、勉勵,給自己的一種新年提醒。這是中華的獨有文化,也是美好道德的展現。但,不會寫毛筆字怎麼辦,現在才開始練字似乎為時已晚?沒關係,送一雙琉璃工房的《箸福》筷,也是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寫得一手好字,吃得一桌好菜

毛筆和筷子,寫字和吃飯,能扯到一塊兒去嗎?

其實毛筆和筷子,同為中華獨有文化,歷史淵遠。兩者的造型簡單,但卻充滿各種可能性。例如毛筆和鋼筆相比,在線條粗線、濃淡、肥瘦、軟硬,有更多的變化,因此說「見字如見人」,字的高矮胖瘦,字字能顯示著一個人的個性。

在飯桌上愜意了,書桌上自然也得意。琉璃工房的《唐代仕女.心機美人》說:「我可不是愛吃喔,是為了練得一手好字。」(圖:琉璃工房.佛光山藝廊提供)

再說筷子,和刀叉相比,造型更為簡單,卻有著比刀叉更為多變的功能性。僅利用了簡單的槓桿原理便可有夾、扒、分、剖、捲、翻、拌、涮、戳等多變動作。

再仔細觀察,拿筷子和拿毛筆的手勢,都是指實掌虛,筷子和筆桿並不碰觸掌心,而是利用食指和中指為主要控制,其它三指為副控,五指協調,讓筷子和筆桿運轉自如。拿筷子和拿毛筆,兩者有相通之處;先練得一手筷子功,有助於練得一手好字。

琉璃工房的筷子取名為《箸福》,意謂送人「箸」也送人「福」。吃個飯都能練出寫毛筆字的基礎,您說,這筷子能不好好送嗎?

想知道更多筷子的文化與歷史,歡迎前往佛光山佛陀紀念館第一展廳「筷意生活──旅順博物館藏中國箸文化展」,即日起至2018/4/29。(圖片來源自佛光山全球資訊網)

回應文章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