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迎百花花神

花兒與食衣住行

花朝節,又稱花神節,尚古風俗裡,這天是百花的誕辰。花朝節歷史悠久,因各地氣候寒暖不一,花開日期也有些出入;於是在清代以後,北方以農曆二月十五日,南方以農曆二月十二日為花朝節。而這天,也是《紅樓夢》裡林黛玉的生日,因此,林黛玉也被視為總花神的象徵。

在花朝節這天,除了要踏青、賞花,女孩兒們還會剪五色彩箋,用紅繩繫在樹上,稱作「賞紅」。男人們也沒閒著,文人騷客們在花下飲酒、作詩,附庸風雅一番。

有「迎花神」的花朝節,自然也有「送花神」的芒種節。二十四節氣裡的芒種一到,便象徵春天的結束,眾花皆謝,花神退位。大觀園裡頭的姊姊妹妹們是如何為花神餞行?「大觀園中之人都早起來了。那些女孩子們,或用花瓣、柳枝編成轎馬的,或用綾錦、紗羅疊成干旄旌幢的,都用彩線繫了,每一棵樹上每一枝花上,都繫了這些物事。滿園裡繡帶飄颻,花枝招展,更兼這些人打扮的桃羞杏讓,燕妒鶯慚,一時也道不盡。」

無論花朝節,或是芒種節,其實都是人對花一種珍惜的心情;用花傳達情意,更是無論古今皆有的風雅。人愛花,讓她共伴生活的每一刻;花也愛人,用燦爛的盛開,回應每一份珍貴的心意。


 

食──吃的、喝的、聞的就愛花

吃花瓣、喝花茶,別以為是現代人的專利。早在唐朝,前衛女皇武則天的帶領下,「吃花」已成為時尚。武則天愛花,每到花朝,便命令宮女採花,和米搗碎,再蒸製成糕,將花糕賞賜大臣。這個舉動以中醫觀點來說,其實挺養生保健的,因為花的一身是寶,各有其藥效。

例如:喝菊花茶,可降火、明目;將玉蘭花花蕊,和其它芳香開竅的材料,研磨成粉狀,裝入香囊,時常聞裡頭的花香氣味,可治花粉症和鼻塞;春天多吃蔥花,《黃帝內經》春宜養肝補陽,應吃溫補、陽氣食物。蔥、蒜、韭、蓼、蒿、芥等辛味之菜,都是充滿陽氣的蔬菜。

鳳梨咖啡去背
賞花、吃花、喝花,位於松菸的LIULI CAFÉ精心設計,於「阮義忠攝影展期間限定」邀請大家來松菸一起風雅的「吃春花」。

衣──最時尚的花

香奈兒的品牌花──山茶花;經寒不衰,花期甚長,逢春而盛;花蕊雌雄同株,因此在西方被視為勇於挑戰世俗,擁有獨特魅力的象徵。一如時尚女王香奈兒女士,做為勇於顛覆傳統價值觀的前衛女性,難怪將此花作為品牌花朵。而東方文人亦有同感,明末清初戲曲與文學家李漁曾道山茶:「戴雪而榮,具松柏之骨,挾桃李之姿。」意思是山茶花即使在雪季也開得燦爛茂盛,有松柏的傲骨精神,也有桃李的嬌美。

琉璃工房的《一百年,一朵琉璃花》系列《獨秀》,即以山茶的剛柔並濟,作為此系列精神的經典花卉之一。

住──蘇東坡如果是室內設計師?

蘇東坡先生除了是美食愛好者,他在水利、建築工程也有出色表現。這位文武雙全的大文豪,如果要在自家住屋裡搞「建設」,頭一條就是種竹子吧!此項推論並非空口說白話,因為本人有明示:「可使食無肉,不可居無竹。」

可是,竹子能算花嗎?竹子當然不是花!但竹子其實也會開花的。只不過文人鍾愛的卻是「竹子」本人,不然,如何能和嬌嫩美麗的「梅、蘭、菊」三花並列,成為百花中的「美德四君子」?

其實竹子本人充滿值得我們學習的精神。首先,竹幹空心,提醒人要「虛心」;竹有竹節,代表「氣節」;竹子高挺,氣宇「昂然」;竹子耐寒長青,象徵「不屈」。有這麼多美德,難怪連蘇東坡也趨之若鶩。

想要住家有竹,買田蓋房種竹,難度頗高。那麼,用晶瑩的琉璃竹杯,喝杯竹酒,算不算現代人另類的「居有竹」呢?食有肉,居有竹,飲有酒;人不瘦,也不俗。寫有為數頗多飲酒詩的資深吃貨東坡先生,想必也會點頭欣然贊同的吧。

《種德亭》 宋 蘇東坡 小圃傍城郭,閉門芝術香。 名隨市人隱,德與佳木長。 元化善養性,倉公多禁方。 所活不可數,相逢旋相忘。 但喜賓客來,置酒花滿堂。 我欲東南去,再觀雙檜蒼。 山茶想出屋,湖橘應過牆。 木老德亦熟,吾言豈荒唐。 《四季君子飲》、《天香靜舞》牡丹盤

行──出發!一座以「百花」為名的城市

西元前,羅馬人在義大利中部設立了一個殖民地,將其命名為「Florentia」,意思是「百花女神」,這也成了今日義大利文「Firenze」名稱的由來。更浪漫的是,義大利文的發音,在徐志摩筆下,成了詩意的「翡冷翠」。

百花城裡,有一座百花教堂。她是文藝復興的標誌性建築,美麗的圓頂、優雅的大理石色調,讓佛羅倫斯迎來建築界的第一朵春天的花朵。百花城亦不負百花美名,在文藝復興時期,有文壇三傑但丁、佩脫拉克、薄伽丘;藝術三傑達文西、米開朗基羅、拉斐爾。在麥迪奇家族有意的培養下,文學、藝術剎時人才輩出,百花齊放,佛羅倫斯,成了名符其實的「百花城」。

俯視百花之城與優美的百花教堂大圓頂;她的優雅、她的美,甚至讓米開朗基羅在建造聖彼得大教堂的圓頂時,都不禁深深嘆息:「我可以建一個更大的圓頂,但卻永遠比不上她的美。」

》文/ 呂玟均

回應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