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歸來

跟今天歐美的玻璃藝術比較;

就量體上,

重很多,大很多。

對於巴黎觀眾而言;

有一種直接的張力。

先不談什麼形而上的創作理念,

他們沒有見過380公斤的玻璃藝術作品!

Antoine Leperlier說;

法國不會再有這樣的展覽,

也不會再有這樣的作品。

我慢慢明白他的意思了。

我,

是一個從「文化」對我們而言,

是遙遠,很辛苦的社會來的。

琉璃創作,

對我來說;

是生死悠關的事。

如果一個人一生只有一個28年,

我的一生,

就是琉璃了。

我常常反省其實自己很笨,

至少,在讀書這樣的事,

我的反應就很慢。

我走過來的路,

其實都是很笨的功夫,

一分一秒累積出來的。

電影如此,

我花了11年。

琉璃如此,

我花了28年。

全是「死功夫」。

日以繼夜不停地去作的死功夫。

但是,

因為是死功夫,

相對地;

就是一種累積,

不是什麼電光石火的天才,

不是很多人願意做的。

——楊惠姍


28年來,看起來;笨有笨的好處。

因為,笨,

所以,

完全是為了喝一杯牛奶,

就養一頭牛的作法。

28年,

我們自己操作玻璃工藝的每一個工藝流程,

包括原料生產、鑄造、研磨、所有工藝。

但是,

也因為這樣,

當我們在談藝術作品的發展時,

我們有一個幾乎全世界藝術家沒有的支援體系。

——張毅

 

 

 

《2015巴黎特輯》延伸閱讀:

閃耀巴黎大皇宮 ──楊惠姍征服法國人的心!

東方現代琉璃藝術 魅力襲捲巴黎大皇宮

締造歷史! 巴黎百年博物館,首度收藏華人玻璃藝術

楊惠姍重磅登法!巴黎:我們沒看過380公斤的玻璃藝術

法國主流藝術雜誌 熱情推介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