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善前行–張毅說明文

文/策展人 楊惠姍 虔十

1987年,當琉璃工房成為我們志業的時候,張毅給琉璃工房的社會使命是:永遠創作有益人心的作品。他希望藉由一件件琉璃作品去承載傳遞傳統文化裡的倫理價值,因此,工房的作品永遠都會附帶一張他親自寫的說明文。

當那一張一張的說明文,展現成一萬多張在我面前的時候,我不禁淚如雨下……33年來,一萬多個日子,張毅從未停歇的一字一字寫下每件作品的思想與情感,即使後來躺在病榻上,手腫體乏之際,他仍提著重如千斤的筆,一筆筆寫著新作品的說明文。那是要用多大的堅定的信念,才能有那麼強大精彩的積累。

回想張毅在撰寫說明文時,每次為了完成這些一篇篇灌注著不一樣情感與故事的小短文,只見他或皺眉,或習慣性的咬著無名指苦思……一定要找到那最完美的詮釋。在那看似強悍的外表下,其實包藏的是一個多麼柔情細膩,體貼又浪漫的心呀!

我想這一萬多張他親自所寫的說明文,以及數不清的文章手稿,應該也是最能呈現他一生在文化上了不起的貢獻了!

張毅在民國七十三年出版的《台北兄弟》短篇小說的自序裡提到:「那種偉大無比的文字力量,我們可以當之無愧地堂而皇之地稱它「歷史」、「文化」……或者種種諸如此類美好,壯大,而又實在不知其所在的名稱。」當浮游走過文學與電影的疑惑與摸索後,張毅更加理解:透過琉璃的媒介,他找到了更大格局實現歷史與文化的傳承。

張毅說,「相信就會看得到」,是的,因為相信,我們已經看到那些美好,壯大。

因為張毅的文字力量,琉璃藝術創作,有了文化與尊嚴。

也是將來,我們這個世代的「歷史」與「文化」。

這次張毅的作品展,大家可以看到他的四大系列琉璃創作,包括《太湖石》、《自在》、《焰火禪心》及《一抹紅》系列,其中很多作品都曾在全世界不同博物館展出,這是首次在臺灣完整呈現。其中《焰火禪心》榮獲巴黎裝飾藝術博物館典藏。

現場還可以看到許多張毅之前的工作文件、電影手稿、書法,海報,動畫等等,希望能藉這次的展出,讓大家更貼近的了解張毅一生的創作理念與貢獻。

回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