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胡利佔領威尼斯

文/楊惠姍


奇胡利合照

有一天深夜,應該說是凌晨,張毅接到一個電話,睡夢裡他跟對方用英文說了快五十分鐘,只聽見全是些「導演」、「剪輯」的字眼。結束之後,他只說:Dale Chihuly。就又睡了。

奇胡利(Dale Chihuly)?導演?

琉璃工房在北京故宮博物院展覽,Dale在永壽宮裡致辭,談起「琉璃藝術」,對他而言,是一種像電影導演一樣的藝術,因此,他認為像張毅這樣有經驗的電影導演,對於「琉璃藝術」的未來有一定的貢獻。

印象深刻。

奇胡利,一九四一年生,肉商的兒子。二十七歲,在威斯康辛麥迪遜分校,跟STUDIO GLASS 的美國琉璃藝術家Harvey Littleton學吹製琉璃,從此在行業裡名聲大噪。

二十八歲,在Fulbright獎學金支持下,成為第一個在義大利威尼斯慕拉諾學吹製藝術的美國人。

吹製的威尼斯技巧,在Dale的手裡,不斷地練習,一直到一九八0年左右,原來傳統的義大利威尼斯吹製技法,突然戲劇性地在尺寸上有了巨大的變化,它變成一個個巨無霸。價格也等量齊觀起來,三萬美金每件。

十五年,奇胡利就靠這個風格走遍全世界。

一九九二年,北卡羅來納州大學威明頓市,奇胡利領取了州長頒給他的「人間國寶」頭銜(National Livingtreasure)。這個獨眼的大胖子,是美國琉璃藝術界,自從帝凡納(Louis Tiffany)之後,最有名的傢伙。

兩年來他就領養他的老搭檔吹製小組一群人,從芬蘭Littala工作室開始,到愛爾蘭的Waterford水晶廠,然後到墨西哥Vitro Company一路吹他的琉璃吊燈。

「我夢想著這些豪華大吊燈掛在威尼斯運河畔,就又想起為什麼不找四個不同國家的琉璃技藝和傳統去合吹?美國人和來自世界的頂尖好手一齊幹?文化大結合,特色才華大結合。說幹就幹。我毫無預先的規劃腹案,就一日一日地去闖。結果完全不可預估,美一盞吊燈完全不同,文化隔閡全被打破,長期的禁忌祕法不傳全然交融互學,最後這些作品送到世界琉璃的海上仙境威尼斯陳設起來--就在這個世界琉璃藝術最禁忌的城市陳設起來。」

一九九六年九月十八日,全世界的琉璃藝術家全在威尼斯,大街小巷到處是來自美國西雅圖捧Dale場的藝廊主持人、收藏家,當然還有Dale個人電視攝製小組。

威尼斯市到處是美國人。

Dale Chihuly Over Venice。

一件件碩大艷麗狂野的琉璃壘壘串疊,高懸在聖瑪麗亞教堂前,在運河河畔,在威尼斯著名的大宮廷裡,為了配合攝影,有些作品放進運河裡飄流。

「我想很多威尼斯搞琉璃的人很不痛快。」西雅圖一個報社如此說道。他們認為有點孔廟門前賣文章,班門弄斧,可是,這個耗資一百萬美金的活動(後來可能超支到兩百萬美金),在世界各地的著名美術館已經排隊等候。

「因為老少咸宜,九歲到九十歲,大家全看得懂,更何況,展覽只要七萬美金,很容易賺出利潤。你知道辦一個塞尚展要多少錢嗎?一百萬美金,來看的人來不一定有Chihuly多」一家美術館的主持人說。

一九九六年九月,奇胡利就如此這般地佔據了威尼斯。

在運河上,在五百年歷史的古建築裡,糾結如銀蛇,串壘如葡萄,色彩野艷的琉璃,在海水的夜色如鏡上閃耀。

 

》1996年10月20日,發表於《自由時報》「生活大師」專欄

回應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