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老鼠可以走多遠?

 

大陸狂熱地期待馬上就要開幕的上海迪士尼樂園,這個號稱是全球最大的迪士尼樂園,截至目前為止,甚至沒有官方正式宣布的票價,也沒有正式的開幕時間表。但是,所有的訊息都表示;它的目標是大陸漸增長的中產階級人口,(尤其,解除一胎限制之後),預估每年有一千萬人湧進這個主題樂園。

迪士尼,這個富比士雜誌稱為最值錢的品牌,市值近兩千億美金,2006年,先收購皮克斯動畫,接著收購漫威漫畫,2012年收購喬治盧卡斯電影,意思是:未來,從料理鼠王的動畫、鋼鐡人、以及星際大戰,全是迪斯尼的旗下產品,充分顯示迪士尼經營層,對於未來全球市場的樂觀發展。

我們不要忘了,當整個世界普遍的經濟不景氣,像是揮之不去的黑雲,即便是一向飛躍成長的大陸市場,所謂消費指數的長期下滑,連LV這樣的品牌,仍然一個月關閉一家店,然而,這些訊息,都沒有阻止這個目前已經增資到五十五億美金的上海迪斯尼樂園項目。

1928年,從第一隻米老鼠開始,緊守著一種所謂中產階級的娛樂特質,一歩一步成為這個世界滲透力最大的文化產業,這個美國人所謂智慧財產權產業,透過語言普及的優勢,透過資本密集的優勢,透過全球發行管道的優勢,已經成為一種世界文化。

在迪斯尼長此久遠的娛樂產品覆蓋之下;可以想像一代一代的生活𥚃,終將習慣世界上最值得關注的對象,但可能悉數來自西方世界,是米老鼠、是唐老鴨、是小鹿斑,而更多的拯救世界末日的使者,不是美國隊長(Captain America)、就是鋼鐵人、不然就是復仇者聯盟。

討論迪士尼的娛樂文化霸業,是不是一種滲透?是不是一種侵略?我寧可討論:我們為什麼沒有對等於迪斯尼這樣格局的文化產業?華人經濟崛起,有一段時間了,進入世界首富,不乏其人,然而,言辭談論,不外乎如何增加更多財富,不太有人注意「經濟」無論如何飛躍,可能無濟於世代華人在世界的形象提升。

如果把迪斯尼定義成一種文化產業,美國文化產業,包括整個影視,覆蓋範圍就更巨大,對於所謂「文化滲透力」,也更無孔不入,幾乎顛覆了全世界整個的價值觀念,生活模式,長期沉浸在「他們」的生活,溫和一點說:未必是全然壞事,因為,選擇性的認同,可能是一種有教育意義的學習,譬如:迪斯尼大量的對於動物的愛心主題,但是對於「他們」的熟悉和喜愛,卻完全不知道「我」是誰?這個傾斜,是讓我們在無意識形態下;選擇了一種自願被殖民;被同化的可能。

文化產業,對我們而言,可能不只是銷售了一個「物」,我們希望推動了一種「交流」,我們透過文化產品,讓對方知道我們,瞭解我們,這是一個巨大的挑戰,尤其,當我們的總體文化形象,是弱勢的形象,但是,觀察迪斯尼的發展史,我們清楚知道:如果華德迪斯尼開始卡通繪畫計算,迪斯尼這樣一個產業的產業發展史,已經一百年了,光是米老鼠的發表,也已經八十七年,漫長的歲月、無盡的學習,累積了無數的經驗,讓一隻老鼠,走到今天。

而我們;還沒有開始。

 

》文/張毅 原文載於工商時報

回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