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師琉璃光如來:身如琉璃,內外明徹

楊惠姍三十年佛像藝術創作/第一章


在《藥師經》裡提到的第二大願說:

「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身如琉璃,內外明徹。」

我常在想,一千多年前,

印度佛教的哲學不至於幻想有一天身體變成玻璃了吧?

如果不是身體變成玻璃,那變成玻璃的是什麼呢?

是他的心——希望他的心像玻璃一樣,

那麼明徹,那麼內無瑕穢。

那是一個什麼樣的境界?

喚起更大更多的對生命慈悲和智慧的觀照,更沒有止境。

淨琉璃世界,《藥師琉璃光如來本願功德經》裡,是東方藥師佛居住教化的琉璃世界。那裡的地面由琉璃構成,連藥師佛的身軀,也如琉璃一樣內外光潔,莊嚴美妙;總之,是眾所嚮往的美好世界。
那個明澈而美好的「淨琉璃」世界,究竟是什麼模樣?誰也不曾真正見過吧。然而,領悟它,感知它,或許,趙樸初說:「更重要的是創作者的心善與清淨。」
1993年,楊惠姍的作品,在故宮首次展覽,年近九旬的趙樸初,在楊惠姍的攙扶下,細看所有琉璃工房的收藏與作品,興之所趨,揮墨寫下「於此堪忍世,喜見淨琉璃」一詞。
1995年,日本奈良藥師寺管長高田好胤第一次看到楊惠姍的藥師佛,激動的說,我竟沒有想到,有生之年,竟然真的看到佛像可以「內外明徹」!

1987 琉璃的佛教哲學

1987年,張毅決定把草創的水晶玻璃工作室,命為「琉璃工房」的時候,無論張毅,或者楊惠姍都沒有想得太深遠,只是覺得這個在中國商周時期就出現的字眼,充滿了憧憬。
琉璃工房選擇的水晶脫蠟鑄造法,是個表面看起來簡單,實際卻極複雜微妙的技法,三年半,讓琉璃工房在經濟上陷入一個不知明日為何的困境,七千五百萬台幣的投資,卻無收入,每日面對籌錢的問題,張毅竟日焦慮,而在工作室裡,楊惠姍依然每日面對一爐又一爐破碎的琉璃。

一天,一個十多年不見的朋友,急著找張毅,跟他談「琉璃」的佛教概念,張毅不是個無神論者,但也不是個神秘主義者,然而「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身如琉璃,內外明徹,淨無瑕穢」的觀念,讓他大為動容。他開始用他的語言,跟楊惠姍談他們面對的生命意義;他們走過的人間的愛恨情怨,在現實最艱困的時光裡,「琉璃」兩個字在佛教裡的意義,開始成為鼓舞他們走下去最大的信念。

後來,張毅說:「《藥師經》的出現,是在我們極度絕望、無助、挫折的狀況下,一種突然湧發的鼓舞力量,也是我們過去的、現在的,以及未來的堅持、努力找到了一個合理的解釋、說法。」

1990 金佛手藥師琉璃光如來

金佛手,全名《金佛手藥師琉璃光如來》,創作於1990年。這是楊惠姍佛像作品中極具代表性的一件。當時,琉璃工房才剛創立,一切都還在揣摩之中,楊惠姍在創作佛手時雕塑到了一半,突然沒有了靈感,她就把佛手塑土擱在窗臺上。

有一天黃昏,夕陽斜射了進來,把手的影子照在地上,此時,楊惠姍突然有了靈感:這不就是樹枝的影子嗎?佛陀不就是在菩提樹下成佛的嗎?於是刻上佛陀,就成了現在所見的金佛手。

《金佛手藥師琉璃光如來》 24.5x16x54cm 典藏紀錄: 1993,中國北京故宮博物院 1996,中國香港徐氏藝術館

藥師佛端坐在佛手之中,顯得寧靜平和,佛像之法相,五指之纖細,光,由佛像的內在綻放出來,透明的喜悅油然而生。金佛手,用創新的藝術語言,超脫了對於傳統佛像的描繪;雕塑和琉璃脫蠟鑄造法的精確掌握,是工藝技法上極難達到的境界。
1993年,金佛手被北京故宮博物院收藏,這是北京故宮建館以來第一次收藏當代的琉璃藝術品;1994年,金佛手在義大利威尼斯的「982國際透明藝術大展」展出,其獨特的東方佛教的思想風格,首次與琉璃材質透明澄澈的語言完美呼應,吸引了國際藝術界的注意。當時琉璃創作僅七年的楊惠姍,已引起了安東尼.勒彼里耶、李賓斯基等諸多頂尖玻璃藝術家的關注。

1993年 藥師琉璃光如來

奈良藥師寺建於西元680年日本白鳳時代,日本法相宗大本山,裡面供奉的本尊藥師三尊已是日本國寶。

1992年,楊惠姍第一次拜見中間奉祀的藥師琉璃光如來法相。在楊惠姍的心裡,對「琉璃」兩字,是人生修持之境,在琉璃工房成立之初,原無所知,第一次聞說,《藥師琉璃光如來本願功德經》第二大願:「願我來世 ,得菩提時,身如琉璃,內外明徹」,楊惠姍立願能夠造藥師琉璃光如來琉璃法相。

1993年,楊惠姍開始以「身如琉璃」為主題,創作一系列的作品,作品《大藥師琉璃光如來》被收入由水常雄主編的《世界玻璃美術全集》第六卷〈現代卷〉(The Survey of Glass in the World,株式會社求龍堂出版)。

在日本展覽之際,楊惠姍第一次遇見奈良藥師寺的住持高田好胤。高田以日本當代重要的佛法上師之尊,給楊惠姍的印象,卻是天真無邪一如兒童,一心的歡喜,眼中幾無任何黑暗事物。

當時,楊惠姍的「琉璃界」展覽,在日本福岡大丸百貨美術藝廊展出,店長山本,以百貨店長(董事長)的身份,一日下午,匆忙親自趕來,請楊惠姍親迎高田好胤。

午後不久,有著張滿月臉,一團和氣的高田住持來到藝廊,仔細欣賞楊惠姍的作品。走到那尊藥師琉璃光如來前,高田住持動作忽然放慢,緩緩蹲下去,神情專注地凝視良久。當下表示希望典藏。

在場的日本人都非常激動。一位女業務員熱淚盈眶,拉著楊惠姍的手,喃喃反復:「楊小姐,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如此激動當然事出有因,奈良藥師寺不但在佛教界地位崇高,在藝術收藏界更是權威,例如畫家中間,只收藏大師平山郁夫的作品。

楊惠姍沒有答應。在楊惠姍的理想,藥師如來應有背光,然而她燒鑄多次,都沒有成功。1995年10月,楊惠姍終於完成背光,定於10月9日天武天皇祭日法會,正式奉納。

日本知名的三藝美術經紀後藤康策表示這件事有若干意義:

宗教性的:藥師經經文所曰,藥師如來得菩提時,身如琉璃。經由楊惠姍的藝術努力,此一願望,第一次顯現人間。

藝術性的:奈良藥師寺,以一近千年的國家文化古寺,希望典藏楊惠姍作品,是楊惠姍個人佛像造詣的最高肯定。

高田好胤於一九九五年,將楊惠姍精誠所作的《藥師琉璃光如來》收藏入奈良藥師寺內寫經堂。

楊惠姍和張毅受邀參加「奉納」大典。

大典前一日,楊惠姍和張毅親自接驗空運到日本的《藥師琉璃光如來》,一開箱,發現琉璃藥師如來的右手指斷了。這一尊琉璃藥師是楊惠姍二年多來的心血,搜集遍所有世上現存的法相,最後是以奈良藥師寺金堂所奉的日本神武年間,至少已經是八百年歷史的法相為本。竟就在明天要舉行奉納的時候,琉璃手指斷了。楊惠姍沮喪得說不出話來。寺裡所有的人,驚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

黃昏,高田師父返寺,楊惠姍親自說了斷指的事,她說完,高田卻一臉呵呵笑意說:「沒事,黏上就好。」說完起身,領著楊惠姍到金堂,指著大殿上的藥師如來說:「你看,他的無名指也是斷的。」 楊惠姍頓時說不出話來。 「在日本,右手無名指,叫藥指,是研磨藥粉吃藥時慣用的,也許藥師如來的藥指太沉了,人間病,太重了,所以就斷了,呵呵。」高田笑嘻嘻走了。楊惠姍、張毅一直忘不了這一幕。之後他們沒有再聽到任何人說過「藥指」的事,但是,高田身體力行地,為他們上了一課。

何為奉納?高田管長解釋:是獻藝。

奉納當天,除了琉璃藥師佛像,還有茶道、香道及雅樂的佛前獻藝。整個儀式的來由,是從中國宋代傳入日本,大致沒有改變任何細節地一路保存至今。

入夜,藥師寺黃土中庭乃至大殿金堂,全無電器照明,只有燭光與庭上的萬盞方紙燈籠,帶來些許光亮。幽靜之境,幽古禪心,發於剎那。日本香道兩大派系之一,擁有五百年歷史的志野流香道第20世家元,蜂谷宗玄親自主理獻香儀式。

整場儀式極度肅穆虔敬,從服裝,神情,到打開一個布包,取出一件香具,放置一件香具,每一個動作,有據可循,近乎舞蹈。現場約莫七百名信眾,在長達四十分鐘的儀式中,鴉雀無聲。每個人心觀鼻,鼻觀心,狀如禪定。

1996讓藥師琉璃光如來身如琉璃

1996年,楊惠姍再次以「人間八仟億萬佛」為主題,在日本極受重視的日本橋三越百貨藝廊展出。高田好胤親自引薦:日本當代最重要的畫家平山郁夫題詞,日本最著名的琉璃藝術家藤田喬平也來欣然道賀。

1998年,高田好胤急病住院,六星期後,以胰臟癌辭世。

高田好胤曾請請楊惠姍再以家中奉納尺寸,另塑一尊作為念持佛,楊惠姍以古佛經稱琉璃色為青藍色,以青藍琉璃再塑鑄《藍藥師琉璃光如來》,以志本願功德經「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身如琉璃,內外明徹」。

楊惠姍在高田好胤往生後,曾經往奈良藥師寺祭拜,每每進入高田師父生前所住處,見到藍色小藥師如來,仍在靈前供奉。一生寂寥中,藍色的琉璃光,尤其顯得平靜。然而,已經是天人兩隔了。高田先生的女兒,對楊惠姍說:「父親臨終,雖然痛苦,卻仍每日對著這尊藥師如來念持著。」

琉璃,原來是由此的人間的學習。

對生命,種種的不安,原來應該是種種的悲憫,種種的橫逆,原來應該是種種精進,心經裡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原來是如此的明白清楚。


高田好胤(1924-1998)

生於日本奈良,在家人的安排下,11歲的高田進入藥師寺修習,師從橋本凝胤(藥師寺第126代管長)。在他43歲那年,由橋本師父親自委以管長之職,這在藥師寺的歷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因自古以往,掌門人之職的傳承,皆在當任管長寂滅之後。橋本師父的這個決定,讓已入中年的高田好胤更堅定了一心恢復藥師寺伽藍大業的志願。

在此後的三十多年,高田好胤始終堅持致力於藥師寺伽藍的復興,將殘毀的各殿堂恢復成白鳳時期興建時的模樣。所有的磚、瓦、棟樑,未繼任何財團、協會的金援與資助。

其時,以高田師父在日本社會中的聲望,大可借由傳媒,振臂一呼,一切所有頃刻即成。但他堅持只以「寫經、勸進」與眾生結緣。以抄寫「般若心經」、「藥師本願經」來達成這個願望,並最終完成600萬卷的經卷。

高田好胤逝世於1998年,那一年,藥師寺登錄為世界遺產。


2009藍藥師琉璃光如來

「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身如琉璃,內外明徹」是楊惠姍佛像創作的一生志業,原只是依循著藥師如來救苦濟世的慈悲精神,竟看到了自己的修行,二十年過去,漸漸明了其中意涵;在「琉璃」透明的材質裡,內心愈見清澈透明,愈是澄澈無礙。楊惠姍以佛家所說,琉璃色即青藍色,精誠恭鑄《藥師琉璃光如來》,執此心路明燈,眾生離苦的修習大願;在慈悲的琉璃世界裡,楊惠姍仍然不停地走下去。


完整閱讀》慈悲與智慧:楊惠姍 三十年佛像藝術創作 專書

回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