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一種心靈上的安靜

每個人用不同的方法,學習人生,學習安靜,學習在不安裡、挫折裡,了解這一切的真正道理。

楊惠姍用的方法是──琉璃藝術創造。她面對的焦慮、疑惑,她努力地把它們轉換成一種資源,一種可以學習的資源。她在迷霧裡,隱隱約約看見一些面孔,那些面孔微笑著,平靜地,看著遠遠的地方。是什麼樣的力量?是什麼樣的覺悟?讓這些面孔不說一句話卻讓人的心「放下來」?

藥師琉璃光如來本願經:「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身如琉璃,內外明徹,淨無瑕穢。」那樣澄明清淨的人生境界,是怎麼樣的一個理想?紅塵現世,幻滅無常,有沒有一種學習可以依循?

她的第一件作品,就是佛像。沒有任何指點,沒有任何開釋,這個對雕塑完全陌生的女子,臨摹一尊又一尊的佛像,用旁人看來有些可怕的力量,不斷將自己放在那個無求無忮的尋求裡。1992年春,她開始在日本奈良的古寺之間學習,這些唐代風格的佛像藝術,讓她由心底歡喜仰慕。她跌坐寺外的廊上,聽樹葉在風裡的言語,寺外的小街,無人無車,安靜地出奇,楊惠姍布鞋布衣來回之間,「心如琉璃,內外明徹」,從有形的藝術創造材質,成了楊惠姍心裡的精神憧憬,是她永遠的嚮往境界。

1995年秋,奈良藥師寺正式收納楊惠姍的「琉璃光藥師如來」造像,成為人世間第一尊「琉璃身」的藥師琉璃光如來造像。藥師寺住持高田好胤以日本第一名僧的身份親題:「琉璃界」,並在日本奈良藥師寺正式於神武天皇百年忌法會上,舉行「奉納」式。九百年古寺,高田好胤法師微笑地,不發一言一語,解下項間的琉璃念珠,親自給楊惠姍配上。1996年,日本美術展覽的殿堂——日本十四家知名百貨公司藝廊,邀請楊惠姍展覽,楊惠姍成為中國琉璃藝術在日本成就最高的第一人。

但是,對楊惠姍而言,這一切的背後,她真正的祈求,其實是透過學習造像藝術,學習那一張張法相背後,真正的「靜」,而「琉璃工房」是她今生今世的修持了。

回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