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長恨歌》變成K-Pop,Youtube會有多少點擊?

這是個幻想的問題,如果交給BTS或權志龍來唱,起跳大概就五億次吧!您說不可能嗎?在當今網際網路蓬勃發展,數位內容能被快速複製的年代,還有什麼不可能的呢?

 

 

來自全球80個國家,共計一萬五千位來賓參與的「第六屆世界網際網路大會(互聯網)」,日前在烏鎮盛大閉幕。琉璃工房創辦人、亞洲工作室玻璃之父、同時也是亞太影展與金馬獎最佳導演的張毅,與「琉璃天后」楊惠姍,連袂受邀作為大會論壇的講師。張毅就「文化產業」發表了他的獨到看法。

 

張毅說:「1987年創立琉璃工房,還沒有文化產業這個名詞,但今天文化產業在全世界已經普遍存在了,琉璃工房作為一個文化產業,我們到底要走到哪裡去?談產業大概三兩下就可以定義,可是談文化我們可以講幾千種都不一定達成共識。」

 

「哈佛大學的Huntington教授寫了一本書叫《為什麼文化很重要》,序言裡談了一件事情:從韓國和迦納在60年代的經濟數據來看,他發現兩國當時的經濟水準極其相似。但到了90年代,差距越來越大,韓國已是一個工業巨人,而迦納,依舊是迦納。這給我帶來很深的感悟。在這之前,我一直找不到文化的依據。」

 

 

「它提醒我,文化其實是有那麼嚴肅,它可以改變你這個國家。我們今天談文化產業,我們真的要問:有多少人是先把文化價值作為前提,再談產業本身?

 

「琉璃工房33年來做了辛苦的示範,我們希望每一件作品不該只是所謂的工藝、美術的創意而已,如果可能,琉璃工房應該是「傳播業」,讓每一件作品都一定程度的攜帶、承載某些情感、意義,才能符合我們說的這些比較好的文化價值,否則,我跟惠姍可以做房地產,繼續做容易賺錢的事情。」

 

「如果有更多願景,我覺得我們不光是做一個所謂的文化創意產業,甚至表達文化本身的智慧和情感,希望藉此透過我們一些努力,讓世界更美好。回頭看「國家繁榮」這件事,當然很重要,可是我們要知道,繁榮不一定只是在所謂的經濟、生活品質上面,更大的繁榮應該在心靈上。」

 

「這就好像我們生命裡自有苦澀的一面,你只有到了一定的年紀才會察覺,好比你也許常常自嘲不能理解年輕人的想法,等他們到了一定年齡、歷經一定事物之後,你們就有共同的語言了。人跟人相處的關係,不能期待永遠是公主跟王子過著美好的日子,我們只有深刻理解不同的文明,才能瞭解發生這個世界上的各式各樣的文明衝突。」

 

回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