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一個叫Conches的地方 -Pâte de verre 的老家

文/張毅

車子穿過巴黎市區,朝向Orléans。

500多年前,有一個女子,自稱聽見上帝的聲音,號召法國人團結起來,對抗入侵的英國人。結果,自己卻被以異教者的罪名火刑燒死。法國人叫她來自奧爾良Orléans的女兒(the Maid of Orleans),我們叫她聖女貞德。

有了這樣的印象,沿途總覺得會看見那名鐵甲白馬的女子,沿著草原,馳騁而過。因此,初春淡淡的綠,顯得特別深刻。

Conches,就在奧爾良(Orléans)地區,對我而言;另外一個名字,也許更有意義,Francois Decorchemont,1880年,生在Conches,他的名字就等於法文的Pâte de verre。

2006年,Decorchemont的外孫,他自己本身就代表著當代法國現代玻璃大師的Antoine Leperlier,幫他在法國Musée du Verre辦了一個展覽,並且出版了一巨冊紀念作品集。這本集子讓法國古董藝品市場,所有的Pâte de verre,一夜之間增值了35%。

在巴黎羅浮古董市場裡,唯一可見的大尺寸的Decorchemont作品,叫價48000歐元。

楊惠姍到Conches,是因為Musee de Conches玻璃藝術博物館,在2007年4月17日,舉辦楊惠姍玻璃藝術展。

Antoine Leperlier說:這麼遙遠的地方,但是,卻是離楊惠姍最近的博物館。

因為,Conches博物館,不僅是一個玻璃藝術博物館,它更是一個Pâte de verre發祥的博物館。

「對於一個以Pâte de verre為技法而聞名的城鎮,邀請楊惠姍的作品在這裡展出,具有一種親切而又深遠的意義。因為Pâte de verre雖然在Conches有100年以上的傳統,但是,楊惠姍在東方的成就,展現了一種完全超乎我們想像的格局。」Conches玻璃藝術博物館館長說。

回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