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專訪Christine Fabre

未命名-4

Q:您曾經講過,我們生活在我們創造的空間。是否可以分享您的作品曾被收藏於怎樣的空間,哪一種是您喜歡的呢?

Fabre:我印象中有一對很有名的收藏家夫婦收藏了我的作品,他們將我的作品放在他家花園的盡頭,周圍花草環繞,而小朋友常常在我的作品旁邊嬉戲,這對我來說是一件很感動的事。

另一對印象深刻的收藏者是我和Gérard Capazza一起遇到的一對情侶,女士是一位病人,不久人世,他們請我為之後的葬禮創作一件作品,這是一個很動人的請求。我向他們解釋,我的作品不能放在戶外,因為作品主要以泥土和木頭的材質構成,不過因為他們感人的故事,也算是一個契機,我開始在我的作品中加入金屬。

terre et bronze et verre,envol
《Envol》飛行系列,由青銅、琉璃、陶瓷三種創作媒材結合,靈感來自於非洲女性的耳環。

Q:您曾經受邀在Place Saint-Sulpice噴泉創作裝置藝術,這座噴泉是由法國19世紀最偉大的建築師路易•維斯康蒂(曾負責修建拿破崙陵寢並擴建羅浮宮)設計,能否談談您創作的過程?

Fabre:巴黎Saint-Sulpice這個地方,每年邀請傑出的藝術家進行不同的創作。當他們找到我的時候,因為展品尺寸必須很龐大,我是很抗拒的。但後來,我親自去看了那個地方,了解那個雕塑,和一些傳奇人物。其中一位是Fénelon(弗朗索瓦.芬乃倫,1651-1715,法國作家,神學家),他寫過一本很著名的書《忒勒馬科斯歷險記》,有關尤利西斯的故事(注:尤利西斯又譯奧德賽,《荷馬史詩》裡,奧德賽是希臘的國王,特洛伊戰爭後,歷經艱險歸國。他的兒子忒勒馬科斯,在雅典娜女神的幫助下,踏上尋找父親的旅途)。

Fabre曾受邀在Place Saint-Sulpice噴泉前創作裝置藝術。

我想像那個噴泉化身為一艘船,載著忒勒馬科斯步入旅程。我用三種不同的材質,黏土,木頭,陶土去表現路徑,每一條路都是一趟不同的旅程,而每個人用他們自己的方式行走其上。這個項目足足進行了四年,我每天都去工作室,這真的很難,因為這是一個很龐大的項目,你必須相信自己能完成它。當然也會有很寂寞的時刻,有時會很擔心,即使我知道大家都會支援我,作為一個藝術家,你在巴黎可以創作任何你想做的項目。當它最終完成,呈現出一個非常漂亮的作品。我很高興,從最初不想做,到後來找到一個故事(忒勒馬科斯)去表現,而宣告完成,花了我很多的心血,我很欣慰最終完成了它。

Q:這一次,《Return to China》系列作品,在琉璃工房展出的感受是什麼?

Fabre:這次展覽,對我來說,是一個挑戰。在我探索琉璃這個宇宙之後,策展人張毅和楊惠姍讓我非常感動,經過這次,我意識到,他們擷取我作品中飄緲如雲的概念,將之化為實質的樣貌。

法布展覽

 

Christine Fabre


克里斯汀.法布爾(1951,法國馬賽)

法國著名陶藝家 ,IAC國際陶藝學會成員。作品典藏於德國萊比錫格拉西博物館(Grassi Museum, Liepzig) 、法國塞夫勒陶瓷博物館(Musée de Sèvres) 、法國埃松省議會等,並多次於法國、比利時、英國、荷蘭、瑞士、義大利等地舉辦展覽。

TIPS :


國際陶藝學會

International Academy of Ceramics,簡稱IAC,代表世界當代陶藝的最高水準,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一個非政府組織官方合作機構(NGO official partner of UNESCO),宗旨是通過世界知名陶藝家相互交流,為全球知名陶藝家首要交流組織。

塞夫勒陶瓷博物館

法國塞夫勒陶瓷是歐洲三大著名窯址之一,是經路易十五許可建立的皇家瓷廠,曾與趙無極和朱德群等頂尖藝術家合作。塞夫勒國立陶瓷博物館,於十九世紀初由Sèvre陶瓷廠的負責人Alexandre Brongniart始創,是歐洲最權威的陶瓷藝術博物館。近年來,博物館也開始收藏玻璃藝術,因為陶瓷與玻璃,同是火的藝術,楊惠姍作品《無言之美》即收藏於此。

 

延伸閱讀》

張毅:我們為什麼關心陶瓷藝術?

克里斯汀.法布爾--一封來自9920公里外的親筆信函

探索克里斯汀.法布爾的感性世界

匠心獨具:進化中的台灣當代陶藝

回應文章

2 Comments

  1. Pingback: 探索克里斯汀.法布爾的感性世界 | 琉璃藝術

  2. Pingback: 我們為什麼關心陶瓷藝術? | 琉璃藝術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