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美國玻璃藝術天后TOOTS ZYNSKY

美國玻璃藝術天后Toots Zynsky,首度訪臺,在短短五天的旋風訪問行程中展現十足親和力,更幽默自稱為美國studio glass運動以來,「恐龍級別」的藝術家,讓人感受毫無架子的親切感。更多你不知道的Toots與玻璃藝術創作,為您獨家呈現。

綠作品-800

您19歲一直持續創作到現在。「玻璃」最吸引您的特質是什麼?

我想玻璃最令我驚奇的是它的多種樣貌。它可以融化,吹制,澆鑄,冷工雕刻,切割,研磨,拋光,粉碎之後再融合在一起,甚至可以用在建築裡等。我不知道還有比它更多可能性的材料。而人類已知最早的玻璃是黑曜石,這是由火山噴發所製造產生的。

為何選擇「filet-de-verre」做為唯一的創作技法?透過這樣的創作語言,您想傳達什麼?

「filet-de-verre」(熱融玻璃絲)實際上是一種混合型的組合技法,這是我很多年前發展的一種技法,這裡面結合了很多種技術。我很著迷這樣的創作方式,因為它在結合顏色和3D立體的形塑之中,有無限的可能性。現在我每隔一段時間,還是會返回到熱玻璃工作室用這種方式創作,並且樂在其中。不過同時我也不斷嘗試其它材料,以及玻璃其它許多不同的技法。

Deliranti/delirious, wild 亂了心智,狂野 48.25 x 48.25 x 40.5 cm

您的作品相當具有原創性與獨特的風格,您是如何累積對美的感受,並且融入在您的創作?

我很幸運,在擁有美麗的大自然環境下成長,而且幸運地在波士頓生活了很長的時間。長大以後,我長時間居住在美國與歐洲,並且廣泛的在全世界旅行。旅行讓我擁有許多奇妙且豐富的經驗,沉浸在其他國家的文化中,音樂,藝術,美食,生活方式,全都的體驗都擴大和加深了我的美感,並成為我源源不絕的創造力來源。

您的作品裡充滿了律動性、音樂性、豐富的色彩,是受到非洲迦納影響而產生的嗎?可以多分享非洲對您創作的影響?

生活在迦納是一個改變我人生的體驗。我去那裡參加一個音樂記錄的項目,與迦納全國的音樂家們合作。我們在村莊裡有將近半年的時間,幾乎每天都在錄音,從非常古老的,到富有現代感的音樂,全部記錄下來。這個國家,它的人民,它的音樂,它的顏色,它的食物,它的風景,所有的一切,對我來說,全都美的不可思議。我從小就學習鋼琴,音樂一直是我生活核心的一部分,我聽各種音樂,只要是我可以找到的。對我來說,音樂與色彩是密不可分的。雖然我在迦納時沒有做任何玻璃作品,但回到荷蘭後,當我開始進入工作室工作時,很快就發現,在迦納時的經歷,完全解放了我對顏色的認知與限制。

Scintillante/golden sparking , flashing 金色的火花 , 閃爍 29.25 x 53.5 x 28 cm

作為第一個,在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展覽作品的當代玻璃藝術家,您如何看待當代藝術?

我著迷於來自全世界、所有時期的各種藝術。

我認為很重要的一點是,每一個時代、每一個當下就是當代的藝術,而每一個時代的藝術都是很重要的。

身為Dale Chihuly第一個學生,並參與創立Pilchuck玻璃學校,對您的意義是?

Dale Chihuly和他的學生們,不斷的推動我們所有人前進:學習,研究,探索,製作和不斷試驗,充滿著滿滿的活力。Chihuly本人思想非常開放,自信,並且不斷鼓勵我們。他對自己和對我們的要求都非常高,不過我們也因此學到嚴謹的工作紀律,這有助於將創作順利完成。

創作過程中最重要的一個步驟、精神是什麼?

首先重要的是,創作必須是藝術家有深刻的感受、有話要說,並且將之具體化呈現的一種溝通。最重要的精神就是作品因為藝術家的感受而變得深刻。

對於張毅和楊惠姍兩位藝術家的創作,與您的風格孑然不同,可以分享您的感受?

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一直以來我們都只有通過E-mail聯絡,但是我們的作品倒是早就已經在許多國際博物館、展覽場合相遇了。

之前都是透過照片看他們的作品,當我在康寧玻璃博物館,第一次親眼看到楊惠姍用脫蠟鑄造法所創作的《澄明之悟》牡丹花,我一方面驚訝它居然如此巨大,一方面我覺得實在太美了,美到我擔心自己可能會迷失在它如此美麗的幻夢之中。因為我從小就夢想自己可以找到一朵很大的花,整個人躲進去,看到楊惠姍的創作,終於讓我美夢成真了。

後來我也看到張毅的作品,他的作品顏色細膩,並充滿變化造型,兩者結合起來,彷彿有一種神秘的力量。他的作品表現了非常誠實的一面,同時也傳承了濃濃東方古老文化。我深深著迷於他們兩人的作品,充滿東方歷史韻味,同時又非常現代;充滿哲思與深刻的靈性在其中,而且又是那麼美麗。

Attraverso/to pass through, cross 穿越 交叉 32.5 x 47 x 38 cm

這是您第一次來到臺灣,在這裡的幾天之中,臺灣給您的印象是?如果要選擇一種顏色代表的話,會是什麼?

雖然待在臺灣的這幾天一直在下雨,但如果要用一種顏色來形容,就是我最喜歡的紅色,因為臺灣如此美好,而紅色又是我最喜歡的顏色。科學實驗中,就算把眼睛閉起來,眼睛還是看的到紅色。而紅色也是人類視覺裡最早能辨別的一種顏色。還有臺灣美食實在太好吃了,可以讓我一嚐再嚐,非常享受。

對於臺灣年輕玻璃藝術家,是否可以給他們一些鼓勵?

非常努力的工作。學習任何你所能學習到在這個領域裡,已經成熟發展的任何事物,這是個很大的挑戰,但唯有如此,才能超越現有的創作。你可以臨摹別人的創作當作是技巧的學習,但想要超越唯有創新。你必須挑戰自己的想像力!

 

延伸閱讀》

Why Glass & Toots Zynsky ──美國玻璃藝術天后TOOTS旋風襲台 


 

TIPS:展覽訊息

《Why Glass & Toots Zynsky》──20年後,台灣又見琉璃藝術大展

展覽日期:2015年11月23日至2016年3月27日

展覽時間:週一至週日11:00-18:00

展覽地點:琉璃工房.松菸  台北市光復南路133號 (生態池旁)

琉璃工房心賞卡貴賓,免費入場參觀。

金紅底-800

回應文章

One Comment

  1. Pingback: Why Glass & Toots Zynsky ──美國玻璃藝術天后TOOTS旋風襲台 | 琉璃藝術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